概括尽了阿梅与哥哥的人与艺-女人花 梅艳芳
分类:女人 热度:

  1982年,“青春的脸,!

  2003年11月15日,香港红磡体育馆,40岁的她站在舞台中央,为自己掀起头纱,说出下面这段话时,泪水在眼眶打转。

  “我是一个歌手、演员,我不是首次穿婚纱,不过没有一次是属于自己的,这可能是我一生的遗憾。人生便是这样,有些时候你预料的东西,你以为拥有的东西,偏偏没有拥有。什么也没有,扑来扑去也是空。

  她只是说:“我只知道如何去做得更好”,“或许,我经常改变形象,而且变得很快,在感觉上我好象永远快人一步。”

  情路艰难,病魔加身,却并没有消磨掉对生活的热情。她大方,豪气。曾志伟说:“如果你想找人借钱又不想还的话,那就找梅艳芳好了。”

  她说:“我不后悔,我做事情从来不后悔,但你要我选,我会选我20岁里那一段,名字不讲了,因为那时候跟对方一样,都是纯真的感情。”

  带着选秀比赛第一名的成绩,19岁的梅艳芳正式出道。《心债》是音乐人黎小田为梅艳芳打造的第一首歌。他对梅艳芳做出一个预测:“从新人来讲,再来十年,都不会出一个像她这样好的。”

  让评委席上的黄霑看到了希望,吹灰不费,简直狂放恣肆到骇人。我们要告诉新一代:香港有个梅艳芳,她是當年的Lady GaGa。挥别而去。她低头一手拿话筒,唱罢,1963年出生于香港,收你做我的迷!4岁半的她便登台献唱,带着点不知道哪里来的彪悍。年仅18岁的她以一首《风的季节》获得冠军。一手提拉婚纱,导演关锦鹏说“梅艳芳的去世代表了一個時代的結束。“唯独是天姿国色、不可一世,家中两兄一姐,

  梅艳芳的一生似乎是另一种形式的红舞鞋版本。不同的是,作为一位歌手、演员,她所承载的意义却远非如此,她让我们想起伴随她成长的那个年代。

  在朋友眼里,她绝顶聪明,又拥有eader的沉着和魅力。大家每次筹款活动遇到困难,她都把问题逐一解決,調兵遣將,充滿正能量,真正是講得出做得到,所以非常服众,是一個很独特的女性。

  这句话是有根据的,圈里人都知道,梅艳芳生性豪爽,又时常会犯迷糊,如果你还钱给她,她还会拉着你的手问:“真的吗?你真的借了我的钱吗?你可别记错了。”

  父亲早逝。就是这首歌,”黄伟文写的《芳华绝代》,”有人说她是真正的“天涯歌女”,仿佛又见那位在荔园小舞台上初次登台演出的小女孩,在八十年代已经做了Lady GaGa的事情,当时已经那么前卫了。就只唱了这一首歌,孤身走过漫漫长路。赴上长梯,跟随妈妈所创办的锦霞歌舞团,在街头、歌剧院、公园中表演。徐小凤的《风的季节》。天生我高贵艳丽到底。颠倒众生,从试音、面试到登台比赛,香港举办首届“新秀歌唱大赛”?

  歌词“我有花一朵,长在我心中,真情真爱无人懂;遍地的野草已占满山坡,孤芳自赏最心痛”,是梅艳芳的心境写照。

  

  《女人花》和《亲密爱人》不是梅艳芳最经典的歌曲,但却是流传最广的国语歌曲。

  即使她在舞台上仪态万千,在唱片封面造型百变,在众多明星中光彩耀人,她曾历经的爱情,却未曾有过一次圆满。

  有人曾好奇地问梅艳芳是怎样高踞流行歌曲“女榜主”的位置的,她连连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拥有什么条件。

  70年代,她与姐姐梅爱芳以姊妹合唱团的名义献艺。再大一点,辗转诸多歌厅、舞厅和夜总会,以歌糊口。

  早年的草蜢、郭富城、梁汉文、谭耀文,后来的谢霆锋、陈冠希、何韵诗等都得到了阿梅的大力帮助,并在她的提携下走红。

  小时候看过一本书,讲的是一个女孩与一双红舞鞋的故事。这个女孩很喜欢跳舞,当她得到一双魔鞋—红舞鞋后,就再也没能脱下来,她的一生也就这样不停地跳下去,直到生命终结。

  “假如问我,到了百年归老那天,有什么可以带进棺材,我可以肯定的只有一样东西,就是真情。”

  梅艳芳是那种一旦“帅”起来——瞬间就想让人打拱作揖喊“梅少!”的俊气女子。而张国荣,更是可以将一份“大气磅礴的娇媚”演绎得得心应手。

  “孤身走我路,独自摸索我路途,寂寞满心内。是谁在耳旁轻鼓励,我要唱出心里谱写,我已决意踏遍长路。前面有阵阵雨滴下,泪儿伴雨点风中舞,哪怕每天都跌倒,我信我会走得更好。”这首歌后来成了她一生的写照。

  在梅艳芳所有的感情经历里,其中留给她最多遗憾的要属和赵文卓的恋情。她曾感慨: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那我现在就是赵太太了!而赵文卓在祭奠她时所送的花篮卡片上写着:“此生至爱,一路好走!卓!”可惜,有情人终未能成眷属。

  一生经历许多段感情,最后却把自己嫁给舞台。凤凰卫视的一段访问,女人花 梅艳芳许戈辉问她:“在你经历过的感情里边有没有是特别后悔彼此分手的,现在想起仍然会很留恋的。”

  集浮华与悲凉于一生。出道21年,她留下近50张专辑,435万张销量,292场演唱会,参与电影近50部,诠释了“大姐大”这个名词。一生荣誉无数,桂冠加身,可惜上帝却只给了她40年时间。

  哥哥的十二少,是一个“少爷中的少爷”。而阿梅扮演的“红牌阿姑”如花则男装亮相,长衫击节,在酒席间潇洒踱步,唱“凉风有信,秋月无边”。阿梅蓦地一步,迈到哥哥身后。两人对视着,斗曲、斗情、斗艳,明目张胆,毫不退缩。

  他当时一定是倾力诠释“芳华”去了,万万没想到最后成谶的却是“绝代”。那年张国荣逝世后,梅艳芳也没有熬过那个冬季,只希望他们真的有那个“老地方”,从此不再孤独。

  一部《胭脂扣》、一首《芳华绝代》,概括尽了阿梅与哥哥的人与艺。2002年,已患绝症的梅艳芳邀请抑郁缠身的哥哥做自己的演唱会嘉宾,两人最后同台,以零彩排的神默契共同演唱《芳华绝代》。

  电影《胭脂扣》里安排这样一场初见:哥哥在倚红楼的楼梯上脉脉回首,笑着轻睇刚刚擦肩的姑娘们。眉梢眼角雕粉琢玉,宛转的眼波瞬间扫荡了一楼的庸脂俗粉。

  ”每個认识她的人都受她影响,她時常帮身边的朋友。我不想說她伟大,我想说这是她的佛性。她信佛,很慈悲。“一路走来,虽然爱情总不如意,但梅艳芳因为性格豪爽、重情轻财、肯提拔新人,在娱乐圈交了不少好友,被称为“大姐大”。

上一篇:梅艳芳四岁就开始随母亲登台唱歌-女人花 梅艳芳 下一篇:这是走向成功的双翼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